正文

bet008

bet008江东,柴桑大营,一队江东将士正在江边巡逻,虽然周瑜不在,但柴桑大营在吕蒙的主持下,依旧井井有条。  孟达大步而入,向着刘璋躬身道:“末将参见主公。”  “还打个屁。”庞统翻了翻白眼道:“等着,刘璝应该很快就回来了,我要亲自去一趟阆中,说服张任他们倒戈。”从这里去阆中大营一路上关卡重重,要过关卡,路上花的时间未必就比刘璝从成都过来短,因此在收到消息的时候,庞统就已经决定要出发。

  “曹操曾经不守规矩,妄图以刺段行刺主公以及少主,奸计未遂,蜀中虽然消息鄙陋,但这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,后果如何,诸位应该清楚,中原四州之地,上至险要,下至县令,无论本人还是家人,尽皆遭到死亡刺杀,徐州陈氏,乃徐州第一大族,经此一战,烟消云散,满门皆屠。”庞统挣了挣双臂,没能挣脱,也不再费力,只是看向帐中众将,淡然道:“诸位杀了我之后,可以让家人准备后事了,记住,是全家的。”  “走!”关羽轻叹一声,扫了一眼冷眼看向这边的庞德,一翻身,从城墙上翻过去,踩着梯子下来,邢道荣紧随其后,然后就看到至少有五六个胡人士兵直接从城墙上跳起,用身体直接狠狠地砸过来。  “好,我派人去办。”孟达点了点头。bet008  “喏!”几名将领将怒吼连连的张任押了下去。

bet008  “管家。”刘璝想了想,将管家招来。  “喏。”二乔连忙躬身一礼,乖巧的退下去。  弓弦连续震颤了三次,两名江东水军应声而倒,第三箭,却因船身摇晃,射偏了。

  “刘璋昏庸,暴政于蜀中,不杀,不足以平民愤!不杀不足以定军心!”庞统看向众人,沉声道:“然国不可一日无君,我主吕布,虽然出身草莽,然心系天下,虽然中原士人多有谩骂,然关中百姓却无不感念其恩德,今日统斗胆,请诸位迎奉我主入蜀。”  虽然诸葛亮认为有孙权的压制,对方跑来打劫自己粮队的可能性不大,不过就像诸葛亮说的,在今年秋收之前,他可损失不起,而且以诸葛亮的性格,哪怕有一丁点的风险,他都会下意识的选择规避。  “好,那就烦请张将军随同军师庞统出征江州,助他平定益州。”吕征肃容道。bet008